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“爆红”的网络直播有多少花招


访问人数:  新闻作者:admin  新闻来源:未知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07 17:20
  直播聊天的、吃饭的、教学的、唱歌的、游戏升级打怪的……甚至连开顺风车的同时也能兼职开个直播,这些稀奇古怪的内容让中国7.1亿网民中有近一半成了网络直播的用户。不过,在培养出一大批新生代网红的同时,网络直播也不断爆出数据造假、内容低俗等问题。在资本力量推动下野蛮生长的网络直播平台到底该怎么玩?
    网络直播呈现越来越火的发展态势。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8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6年6月,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.25亿,占网民总体的45.8%。但是直播这种形式也面临诸多问题,比如内容低俗、涉嫌违法违规、数据造假等。虽然目前直播拥有庞大的用户数,但是网络平台却几乎不盈利。网络平台成本巨大,且盈利模式还在探索期。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,虽然网传有网络主播年入最高可达上千万,不过大多数主播月收入也就几千元。
    造假
    直播平台数据“普遍都有水分”
    去年某天,某主播在斗鱼平台直播游戏“英雄联盟”时,聊天室观看人数竟超过了13亿。前些天,名为“Gogoing”的主播在战旗TV直播首秀,观众看到,在战旗TV中显示他的实时观众量一直在慢慢增加,到最后竟显示为59亿。直播平台数据造假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。
    一位工程师曾在单个PC上模拟N个用户同时访问直播间,发现平台12W房间的在线数可能只有4W,水分高达70%。网红广告公司4S美女团商务总监龚天金告诉北青报记者,直播平台数据“普遍都有水分”,据他统计,目前只有斗鱼和花椒直播平台,数据较为真实可信,且越来越透明。他称,广告商或业内人士对于粉丝和礼物的数字非常敏感,“哪家是刷的哪家是真的一眼就能看出来”,因此在对主播估值时也会将水分大的平台打个折。“譬如其他直播平台即使TOP1网红,可能还不如映客TOP100,甚至不如YY的TOP1000”。
    据统计,数据造假的来源大致有三种,一种是直接在淘宝上购买粉丝,直播花费10元钱就可以购买1000个粉丝,刷粉的数量不限;一种是直播平台友情赠送,直播平台想包装推广某个主播的时候,也会运用后台数据,给主播“稍微加一点人气”;还一种为直播平台和网红经纪公司相互合作。
    为何大家都对数据造假“乐此不疲”呢?原因很简单,虚高的数据能给平台和主播带来经济利益。刷出来的粉丝和礼物,会带动房间的气氛,让真实用户也送礼;而刷的礼物越多,主播的权重和排名也会靠前,增加曝光度。而且对数据造假问题,目前尚无相应规定来管控。
    低俗
    巨大经济利益让主播频频“搏出位”
    为了博取点击量,一些主播以低俗内容搏出位,直播平台屡次被爆出不雅视频或其他具有争议性的内容。去年12月31日,“斗鱼”网络主播驾豪车直播飙车发生车祸,导致多人受伤;今年1月10日晚,“某直播平台造娃娃”在网络上成为热点话题;两个多月后,在“熊猫TV”直播平台,一位网络女主播在直播中突然弯腰露出隐私部位,做出色情暗示;4月,网络平台上又被发现各种画面血腥、教唆犯罪的内容。不胜列举的事例表明,网络直播内容良莠不齐,充斥着大量低俗,甚至违法违规的内容。
    此后,直播平台在政府相关部门主导下进行了一次自我净化。同时,北青报记者从一些网络直播平台了解到,除了政府机构之外,目前直播平台也在利用技术、人力及制度来规范和净化直播内容。例如斗鱼直播就引入互联网行业先进的自动鉴别内容系统,可以24小时不间断对每个房间进行监控,一旦发现直播过程中有违规行为,系统会自动判别可能出现的风险,经过分析后进行报警。同时,斗鱼直播每个直播频道都有专人负责审查,一旦出现违规情况可以在几秒钟内把频道封停。可以说,平台也在想方设法减少违规内容的出现。
    但是低俗、色情、违规内容为何屡禁不止呢?据北青报记者了解,在这背后是巨大的经济效益。目前在高峰时期,一个平台会有成千上万个房间,一些主播就会动歪脑筋,希望借助低俗、色情、违规等内容吸引更多的观众。而一旦在平台上出现这些内容,直播房间会迅速涌入大量粉丝,也会吸引更多用户的“打赏”,这些流量和打赏最终都会转化为真金白银,为主播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。尤其在此前法律法规还不完善之际,主播在房间被封后,只需数日或者直接更换一家直播平台,便可以继续直播。在低违规成本和高经济收益的促使下,主播便不惜代价,屡屡触碰违法违规的边界。
    打赏
    直播平台能“零成本”刷礼物
    主播们如此看重的“打赏”给主播带来多少收入呢?据统计,粉丝送的礼物按照等级划分,代表不同价值。以YY直播平台为例,棒棒糖价值0.1元,“抱抱”价值1元,丘比特价值199元,豪华游轮则价值1314元等。
    网红孵化公司热血马CEO卞海峰对北青报记者透露,主播的收入与平台关系很大,“譬如快手的粉丝就相对不那么值钱,映客的粉丝就很值钱,映客上平均20万粉丝在映客虚拟礼品的收入大概是100万一个月,广告也在100万”。
    一位用户对北青报记者表示,一场直播中主播被砸几十万是常见的事情,他说,送礼物的用户的名字会显示在直播间里,送高价值礼物的用户名字会直接显示在直播屏幕的弹幕上,且在全平台显示;而如果连送相同的礼物,还可以刷出一种视觉特效,不仅其他用户都会留意是哪位“土豪”赠送的,主播也会在节目中特意对他表示感谢。
    但这些“打赏”收入并不能全部装进主播的腰包。一名直播平台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,直播平台会根据事先与主播约定好的分成,从中抽取相应“提成”。提成的份额与主播的粉丝数、打赏数、入行时间等都有关,一般新人会五五分成,而资质较老、影响力较大的主播则会拿到打赏的大头,七三、八二分成的都有。
    那么“打赏”有何内幕呢?猎云网创始人靳继雷曝光了直播平台刷单内幕:网红经纪公司大批量向直播平台充值,获得5折优惠。比如花2000万充值4000万,然后把4000万虚拟货币都花在旗下网红账号。4000万的收入同直播平台55分成,自己又获利2000万。这样,经纪公司捧红了网红,网红账号收获了大量流水,直播平台也获得了大量流水可以给VC一个体面数据,过程中谁也没有付出成本。
    收入
    大多数主播一个月赚个几千块
    打赏并非网红收入的唯一来源。按照是否与平台签约,网红可分为两种,一种是跟平台签约的网红,他们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平台的签约费、打赏及广告等;另一种是较为独立的网红。据卞海峰介绍,除了打赏之外,网红还会依靠广告及供应链(如开淘宝店)来取得收入,目前这三者的大致比例为30%、30%和40%。
    一份网络流传的“某直播平台金牌主播价目表”显示,该平台“身价”最高的主播签约价已达到一月200万,相当于一年2400万。而这份价目表中的主播都来自时下热门的网络游戏,如LOL、DotA2、WAR3等,他们每天的直播时间段是12点至20点,签约价从每月50万到每月200万不等。这样的“身价”,甚至堪比一线明星。
    但“签约价”并非主播个人拿到的最终收入。网传1700万身价签约某平台的主播Miss日前正式回应:“真实的数字远低于媒体之前的报道。在视频行业,大型节目合作涉及数十人的团队、大量的设备投资等等,千万级公司间合作并不稀奇。Miss本人的所得并没有那么高。”也就是说,网络节目的人力、设备等成本高昂,合作所谈的价格需要涵盖如上成本,最终落入个人主播口袋的只是一部分。
    据龚天金介绍,与平台签约的主播都是拥有一定量级粉丝的。这些签约金并非一次性给到主播,而是按照事先约定,主播独家在平台直播,且在主持、直播多少次节目后,才能最终兑现。他表示,签约金虽然没有网传的那么多,但也并不少。“在金字塔尖的主播,他们的签约金加广告、打赏等一年拿个上千万没问题,这类人在一个平台大概有20个;能拿到百万年薪的一个平台有上百个吧,而大多数没签约的主播一月也就赚个几千块。”
    有网红经纪公司负责人表示,“主播的月收入大多在数千元,大多数距离月入10万都是有差距的。”对此,业内人士基本表示赞同,大多数主播每月全部收入也只有数千元,全职主播中有的只有3000元左右;至于月入十万甚至百万的主播,“那是凤毛麟角,都是大神级别的人物,光长得漂亮没有用,需要拿得出手的才能”。
    广告
    几万元出场费请网红现场直播
    一些观众发现,自己喜欢的主播接广告的形式从原先的口播、摆放广告牌、植入广告变成了现在的代言、参加发布会等形式。据某知名互联网公司人员透露,在最近的一次发布会中,他们邀请了50多位网红参加并进行直播。网红不仅享有前排就座、豪车接送等服务,每人还能拿到1万到10万的“出场费”。
    卞海峰介绍,自己在做的就是挖掘网红数据和供应链的工作。他们根据网红的定位和影响力,做了一个基于网红粉丝数据的广告平台,帮助广告主提升对网红投放的效率;同时还有网红供应链,也就是和厂家一起做产品,通过网红来进行销售。
    某直播平台的知名网络游戏主播董小飒,拥有百万粉丝订阅量,每一次线上直播都能获得百万人次的围观。目前,董小飒在淘宝开设了零食、男装、电竞外设等几个店铺,每次直播时都会为自己的店铺打出广告。不到两年的时间,其信用最高的店铺已经拥有三个金皇冠,仅淘宝店每个月的收入就可达到六位数以上。在某种意义上,网红就是明星,粉丝的购买行为来自于网红本身的IP,网红可以向自己的粉丝群体进行定向营销,从而将粉丝转化为强大的购买力。
    亏损
    直播平台还在“烧钱”阶段
    直播为网红带来如此强大的经济利益,但是直播平台的盈利情况却不容乐观。根据相关机构的数据,在游戏类直播APP中排名第一的斗鱼,日活跃用户大约300万,估值超过10亿美元,目前没有盈利。另一家网络直播平台映客,日活跃用户数接近1000万,注册用户超过1.3亿,用户规模排名第一,估值也超过10亿美元,只是刚刚实现收支平衡。而财报显示,YY旗下的直播平台虎牙,去年收入3.6亿元人民币,支出成本6.6亿元,亏损3亿元。
    在采访中,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,大多数直播平台还处在“烧钱”状态,其中成本最高的是主播和宽带的费用。战旗TV负责人银虎告诉记者,战旗TV每月带宽支出高达千万级别。宽带,决定了画质和速度,而这些因素又直接影响直播用户体验。受到高昂的宽带费用影响,许多直播平台都在亏损。陌陌副总裁贾维也在一次采访中表示,目前陌陌的抽成收入刚可以支付宽带成本。
   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一些直播平台的带宽取本月带宽峰值月结。按照目前行业内给出的2000万元/T/月的带宽成本,假设提供给用户720P的清晰度,相当于每位用户需要1.5M左右的带宽,那么如果峰值时有100万观众观看直播,就需要的1.5T左右带宽。照此计算,该直播平台理论的带宽成本为每月3000万元左右。但由于直播应用允许多人并发同时操作等技术,实际占用的带宽和费用也低于这一数字,有的可能会除以3,为每月1000万元左右。




友情链接:澳门赌博网站 百家乐官网 真人百家乐 赌博网 百家乐玩法 网络赌博 澳门百家乐 太阳城娱乐城 娱乐城 澳门赌场 皇冠网 澳门娱乐城 全讯网 外围投注 真人娱乐城 娱乐城 香港六合彩 博彩网  博彩公司
上一篇:让网络服务畅行高速路     下一篇:澳秘密情报部招收年轻网络高手 年龄门槛降至14岁